从“错失的恐惧”到“错过的快乐”,泰晤士报、纽约时报正在放慢新闻的脚步|德外视窗
2019-10-11 20:26:25
  • 0
  • 0
  • 0

来源:whats new in publishing,niemanlab,twipe

作者:Mary-Katharine phillips,BENJAMIN BATHKE ,twipe

编译:杜天雨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在谈论FOMO(Fear of Missing Out“错失恐惧症”,指那种总在担心失去或错过什么的焦虑心情),害怕错过,害怕有自己忽略的重要信息。而今天越来越多的人主动选择与外界断开连接,并开始谈论JOMO(Joy of Missing Out“错过的快乐”,指不再害怕错过别人做的事情或说的话而体会到的愉悦),读者不愿再被无休无止的信息打扰,而新闻媒体应该注意到这一趋势。

是时候该放慢新闻的脚步了

对于新闻行业中的很多人来说,发布新闻的主要目的是报道新闻,而不是解读新闻。但在2016年,《泰晤士报》和《星期日泰晤士报》决定不再追踪突发新闻,而是专注于提供读者更为看重的深度分析,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再追寻“热点”,他们将热点作为必要的背景信息,并将解读新闻放到了更高的位置,这无疑是一个大胆的举动。

例如在2017年威斯敏斯特袭击事件期间,该团队没有像其他英国日报那样火速更新突发新闻,因为事件刚发生时很容易出现信息误报,他们花费了大量时间搜寻资料,从而推出一篇读者所能搜索到的最权威、信息最明确的新闻报道。因此,尽管从报道速度来说,《泰晤士报》要比其他新闻品牌慢许多;但从结果来看,读者对慢新闻是买账的——仅在第一年,他们的移动付费应用程序用户就增长了30%,平均页面浏览量更是激增300% 。

不仅如此,一些新闻业内人士也启动了新的研究项目,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让新闻慢下来,其中有一本名为《延迟满足》的期刊,就是专门报道那些已经尘埃落定的故事。

丹麦的数字报纸 Zetland也紧追慢新闻的潮流,他们决定每个工作日只给读者推送两篇新闻报道,该团队将这种做法总结为“可完成性”——“就像每天的工作有终结一样,也要让读者每日能完成新闻阅读,而不是任其在无穷无尽的新闻漩涡中越陷越深,怎么也读不完,这样的阅读体验很容易让读者产生焦虑的心理。”Zetland的联合创始人和主编Lea Korsgaard说,“可完成性是新闻产品的一个重要指标,很多读者觉得值得为此付费。”

前《泰晤士报》编辑、英国广播公司新闻主管James Harding现在所在的Tortoise Media公司也支持慢新闻,该公司的座右铭充分显露了这一立场——“放慢速度,明智起来”。现在,这家英国慢速新闻机构的用户,每天仅能收到不到五篇新闻。今年4月,在对新加入的5000多名付费会员进行调研后发现,用户选择Tortoise Media的原因是——当新闻已成为噪音,该机构为他们提供了一个避风港。

“Tortoise是无休止新闻推送的解药,因为我们对读者承诺,给他们提供一些能够融入其生活的新闻,一些他们能够完成的资讯,一些高质量的、有思想的信息,以及一些他们能够参与的活动。”Tortoise Media 的联合创始人和发行人Katie Vanneck Smith这样说。

除此之外,《卫报》正在进行的LabRdr 实验,旨在为通勤者在回家的路上提供足够的、定量的新闻内容。就像尼曼新闻实验室(Nieman Journalism Lab )的负责人Joshua Benton说的那样——“慢速新闻的趋势提醒着新闻媒体,限量的用户体验确实有好处,早晨的电子邮件应该有结束的时候,播客内容也应该有结束的时候。

除了限定新闻推送数量之外,新闻机构该还应该怎样做慢新闻呢?我们一起来看下面这两个案例。

《泰晤士报》重塑数字版本

其实,“慢新闻”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自从1605年第一份报纸出版以来,新闻业一直制作的都是慢新闻。直到信息时代的到来,新闻业才有能力在新闻发生时立即发布新闻,但当新闻业全神贯注于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将资讯发布出去时,他们没有时间停下来思考是否应该这样做。

注:按接触新闻的频率和对新闻的兴趣将新闻消费者分为三类,其中44%每日简报读者对新闻非常感兴趣

“230多年来,《泰晤士报》一直保持着精良的版面,我们面临的挑战是为数字时代更新这一概念: 把读者放在第一位,不再喋喋不休。”《泰晤士报》的编辑 John Witherow说道。

这也解释了最近为什么回归基于版本的数字新闻成为关键,这并不是印刷媒体的复兴,而是由数字版本向印刷新闻“偷师学艺”,毕竟纸质新闻经历了数百年的发展历程,它积累的丰富经验与教训值得数字媒体吸取。想想这些年,纸媒的版面设计是多么注重细节,这种良好的用户体验值得在数字新闻上复制。

《纽约时报》适应读者时间

去年,《纽约时报》发布了慢新闻产品“Your Feed”,该产品的首席设计师Norel Hassan说:“在采访中得知,读者是如何因太多新闻而不知所措的,以及迫切需要在不间断的新闻循环中寻找一个突破口。”此外,在之前的新闻信息发送实验中,读者吐露心声:“新闻推送和是他们工作的电子邮件收件箱是是如此相似,以至于让他们觉得阅读新闻像是在完成一个待办事项清单,而不是以一种令人愉快的方式享受自己喜爱的事物。

图注:《纽约时报》慢新闻产品"Your Feed"的手机界面

Hassan的同事Kika Gilbert说:"归根结底,我们是一家订阅公司,我们的读者越感觉与我们心心相印,就越有可能订阅我们的产品。"为此,去年年底,《纽约时报》为英语读者带来了“每天一篇新闻”的新体验。他们努力去适应读者的阅读习惯,并在读者的建议中完善自身,以获得更多的订阅。

此外,苹果公司日前也宣布将帮助手机用户更好地跟踪应用程序的使用时间,从而更清楚地了解他们的“数字健康”,在苹果的引领下,未来很有可能会看到更多的媒体推出有时间限制的新闻软件。

德国的 Krautreporter、瑞士的 Republik、意大利的 Il Salto、芬兰的 Long Play 和荷兰的 The Correspondent等也先后踏上了慢新闻之路。

慢新闻的“少即是多”的方式,本身是一种趋势,另外它还是更大规模的“时间花得值”运动的一部分,该运动不仅批评“注意力竞争的零和竞赛”和社交媒体的“故意上瘾”,它还提倡数字排毒和其他保护我们思想的做法。除了媒体,科技巨头也开始关注这一不断增长的用户需求,并提供“数字健康”功能,如上文提到的,苹果公司的“屏幕时间”(它将监控并记录用户使用手机的行为并生成每周详细报告,包括你都在什么时候用手机,你的时间都花在了哪些App上)。

图注:苹果手机的时间限制提示

科技和社交媒体对个人心理健康、人际关系等带来了诸多负面影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在此背景下,慢节奏的新闻报道或将成大势所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