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媒体实验室主任辞去一切职务:拿了爱泼斯坦170万美金,涉及程序违规,麻省理工宣布彻查
2019-09-09 13:55:58
  • 0
  • 0
  • 0

来源:关注前沿科技 量子位

安妮 鱼羊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爱泼斯坦性交易案引发的震荡,依然余震不断。

近日,因此事而陷入泥潭的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任伊藤穰(ráng )一,终于还是顶不住压力,宣布辞职。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对于此事我想了很多,我认为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我立即辞去在麻省理工的一切职务。

在给麻省理工学院教务长马丁·施密特(Martin A. Schmidt)的电子邮件中,伊藤这样写道。

杰弗里·爱泼斯坦,曾是人脉遍布政商学各界的美国亿万富翁,因组织未成年少女性交易而入狱,后于狱中神秘自杀。

这一案件发酵之后,媒体曝出赫赫有名的MIT媒体实验室与爱泼斯坦牵扯不清,爱泼斯坦与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商业关系十分深入。

面对此事,伊藤虽然发布公开信,为实验室与爱泼斯坦的关系道歉,但却并未透露具体资助金额,且拒绝对此事发表更多评论。

这样不透明,不公正的行为,令其同事MIT公共媒体中心主任Ethan Zuckerman感到极度失望,愤而辞职。

然而,在外界的瞩目之下,伊藤无法再保持沉默了。

浮出水面的真相,让人更加感觉到,冰山之巨,令人为之颤栗。

捐款数额之谜

事到如今,即使伊藤不愿意,真相也已昭然若揭。

伊藤本人及其实验室接受了来自爱泼斯坦的资助,已经从本人声明和Zuckerman的辞职信中讲得明明白白。

但这个数额具体是多少,没少让外界费脑推测。

在Zuckerman辞职时,外媒bostonglobe根据公开文件推测,爱泼斯坦的基金会给实验室的资助至少是20万美元。

有人觉得这个数额猜少了。

Nature在8月23日的报道中推测,MIT在近20年的时间里,一共接受了这位声名狼藉的金主约80万美元的捐赠。

而真实金额,却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据《纽约时报》、《纽约客》等外媒报道,伊藤自己已经承认,前前后后从爱泼斯坦手中拿下了170.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214万。

伊藤解释说,其中的52.5万美元(约374万元)是爱泼斯坦捐给实验室的,是赠予性质。

剩下的120万美元,算是入股了是伊藤自己的外部投资基金。

此前伊藤曾在麦克阿瑟基金会(MacArthur Foundation)、John S.和James L. Knight基金担任董事会成员,也是纽约时报公司的董事。

不过在辞去MIT媒体实验室主任前,伊藤也早早申请卸任这三家公司的董事,颇有退圈之势。

为何实际接收金额与外界推测出入如此巨大,其实也不难理解。

2008年,爱泼斯坦第一次卷入性丑闻事件,也就是其被曝强迫未成年少女与数位男子发生性关系后,爱泼斯坦被MIT列入捐赠“黑名单”。

这个说法也得到《纽约时报》印证。其报道中称,虽然爱泼斯坦被取消了捐赠者资格,但在2014年,伊藤依旧接收了来自爱泼斯坦的10万美元捐赠,并将其对外描述成“匿名捐赠”。

好好的学术捐款,就这样变成了“地下交易”。

盖茨躺枪

这件事牵出来的不止学术圈人,连曾经的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知名投资人利昂·布莱克(Leon Black)也被拽了出来。

《纽约客》报道,乐于做慈善的比尔盖茨和投资人布莱克等给MIT媒体实验室的捐款中,爱泼斯坦曾充当了“介绍人”的角色。

MIT提供的相关账目记录显示,比尔盖茨的200万美元的捐款和布莱克的550万美元的捐款,都是在爱泼斯坦的“引荐”下流入MIT的。

但当这件事写在MIT内部捐赠记录时,爱泼斯坦却被“隐身”,表示这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推荐捐赠的。

爱泼斯坦的人脉和号召力从中可见一斑。

而这还只是爱泼斯坦人脉的冰山一角,说他是政商学界万金油,也丝毫不过分。

他的私人岛屿接待过各类政治名流,包括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现总统特朗普、英国安德鲁王子、哥伦比亚总统帕特拉纳、哈佛大学教授德肖维茨、民主党参议员米切尔,还有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甚至是物理学家霍金。

甚至“达特茅斯”会议发起人、AI先驱、人工神经网络创始人、图灵奖得主、MIT人工智能实验室创始教授:马文·明斯基(Marvin Lee Minsky),也被牵扯与爱泼斯坦的性交易丑闻有关。

一周前,外媒The Verge援引证词称,名为Virginia Giuffre的姑娘,参与爱泼斯坦性交易丑闻案件的举证。在曝光的证词中,她表示2001年曾接到爱泼斯坦指示,要求与明斯基发生性关系。

这就是爱泼斯坦,看似人脉无边。

“学术精英的道德破产”

对于伊藤辞职一事,许多网友认为,这是应有之义,甚至有很多人觉得,辞职来得太晚。

早在他承认与爱泼斯坦有交易的时候,他就应该辞职。这是麻省理工的耻辱!

在大学已经把爱泼斯坦列入黑名单之后,还欺上瞒下拿脏钱,在学术界是不可原谅的罪行。

《卫报》的专栏作者Evgeny Morozov则写道,这是学术精英的道德破产。

但也有人对伊藤的辞职感到遗憾。

伊藤确实做了一些很棒的工作,他很清楚地知道如何让技术服务生活。

伊藤看起来很有才华,他的思维特质很适合媒体实验室,并且他也非常善于筹集资金。

尽管如此,在反复警告之下仍然保持与爱泼斯坦的关系,这太过分了。伊藤下台后应该好好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些规则,是不容打破的。

One More Thing

纽约客披露了此事之后,麻省理工学院校长L. Rafael Reif在公开信中回应称,麻省理工学院将聘请知名律师事务所,尽快着手彻查此事。

他还表示,接受爱泼斯坦的捐赠是错误的判断,MIT在这件事中吸取了不少经验教训。接下来,MIT将积极评估如何改进相关政策、流程和程序,以充分反映MIT的价值观,并防止未来再出现此类错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