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纽尔·卡斯特:新经济时代的企业家创新精神
2019-03-14 13:44:03
  • 0
  • 0
  • 0
曼纽尔·卡斯特

全球经济的信息化就是我们称之为新经济的东西,人们是这么想的,新经济他其实就是互联网公司来主导的经济,其实并不是,那么新经济和互联网公司是什么关系呢?并不是说纯粹是由互联网公司来构成新经济,只是说新经济他使用互联网和其他计算机网络来进行运作,并不是说新经济是卖互联网的。

互联网和其他计算手段,他只是新经济运作的一个手段,新经济的发展使我们的生产效率获得了费用性的提升。我们可以在生产力曲线上看到一个陡升的趋势,他不是平缓的上升。实际上在美国经济下行,而在几年之后,经济形势区域好转的时候,生产力提升也仅仅是1%-1.5%的样子,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这就是为什么当时美联储的主席考虑他的经济刺激政策的时候,一个根本的出发点。

欧元的情况又不太一样了,生产力在美国提升的情况解释了为什么美国能够从2008年的经济危机当中恢复的更快,我指的是相对欧洲而言,美国恢复的更快,而欧洲因为他的生产效率的提升更缓慢,所以他在2008年的经济危机当中挣扎的时间更长,花了很长时间才逐渐恢复。而中国和美国在当时表现的就要好的多,其实在2008年之后欧洲差不多花了十年才起死回生,因此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在什么条件下生产力的提升可以和技术创新更好的挂钩,技术创新也会带来网络企业的崛起。

我刚才说过了,在新经济的图景之下,它不仅仅是一个理论模型,而是很全面地表述了以硅谷为基础所展现的,在2000年左右经济恢复和发展的一个大图景。在这里是产出,然后这个新经济是如何运作的,有两个很重要的因素推动经济增长,一是生产力的提升,另一个就是下面的竞争力。生产效率提升可以使我们的单位产出变得更多,而市场竞争力的提升可以使经济变得更加活跃,更好地促进全球化。

我们看看究竟什么是生产效率提升和竞争力提升的决定因素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我的理论是生产效率他是唯一一个我们可以解释的东西,高增长,高就业率和低的通货膨胀。只有生产效率的提升可以解释这三种现象,这并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这三个数据,高增长、高就业率和低的通货膨胀,只有在这个社会生产效率非常高的时候才可能同时出现。

从另一个方面来讲,竞争力是高度依赖于技术、劳动力和市场的,而这些都是受着全球化的影响。什么是生产率呢,我觉得就是创新,如果一个公司,一个企业的生产效率非常高,一定是说明他的创新做的非常好,而这个创新是可以发生在各个方面的,我指的创新不光是技术创新,还包括整个生产流程的创新,以及产品的创新,而流程他就涉及到整个公司的网络连接和组织。高增长,高就业率,低通货膨胀和左边的收入,也是比较好解释的,收入他被分配给投资和消费,消费将会创造需求,而需求进一步创造了就业和减少了通货膨胀。

再来看看投资,投资因为生产效率的提升而变得更多,更多的投资流通到金融市场上去,在什么条件下投资可以提升呢?那就是当投资者信任市场的时候,问题存在吗?是的。信息波动决定了金融市场如何运作,也决定了金融市场的金融定价,或者说估值。而金融估值就会决定人们对于一个公司的价值预期是怎样的,所以有两个系统,一个是生产系统,另一个是金融系统,生产系统是产生创新,大家别忘了创新是核心部分,没有创新其他的无从谈起。

创新这个词听起来是个好词,但其实创新是一个很具体的词,并不是所有东西都是创新。它是技术,它会改变我们工作方式,改变我们生产的产品,这才是具体的创新。

从物质的方面来讲,创新的源泉来自于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拥抱创新,鼓励创新,但是呢,企业家精神他并不是独立存在的,他又依赖于一系列的因素,比如说大家可以研究一下硅谷的案例,大家就会知道他的原材料来自于研发,或者说专业知识,我们也需要机制的开放,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才能够确保政策不会阻碍创新,不会阻碍创业,符合企业要求。

而劳动力就是人才,有了劳动力才能够产生创新,这也是比较微妙的,因为我们知道人才如果以硅谷为例的话,主要是因为移民而造成的,这个可能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情况,如果我们看芬兰的话,其实芬兰他是禁止移民的,这个对于芬兰的创业企业带来了很多的问题,而别的国家他们纷纷汇集了人才,于是完善了创新环境。这边我们看到已经有了原材料,也就是知识,专业的技术,有了人才,有了创业的精神,很好的组织起了劳动力和知识。我们知道创新从定义上来讲就涉及到风险,如果你没办法承担风险,你就没办法创新。当然我知道很多人他们可能不知道到底硅谷的工作模式是怎样的,其实硅谷就是靠着不同的企业他们下注于各个项目,也许这些项目十有八九都失败了,但是成功的一两个项目就能够很好的弥补他们所投进去的资本。

要让风投资金有产出,就涉及到了预期,预期也是创新的另一大重要能力,整个体系就要求首先要有信任,存在信任,金融市场就有了投资,风险的投资可以很好的来避免风险。以美国为例,它和欧洲不同,硅谷的企业和硅谷的那些风投公司,他们会不断地去投资,不断地去开发新的创新领域,不同的技术一直都在用新的技术,一直都在完善计算机的网络。比如像一些绿色技术,健康医疗等等。

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些领域,几乎通通都出现着投资和创新,出现了勃勃生机,这也是为什么硅谷的经济一直在蓬勃发展,就是因为拥有这些重要的因素。在硅谷和世界的其他类似地区,这样的模式他带来了足够的生产力和竞争力,确保不断的推动发展,如果说要成功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机制性的透明,也就是说,有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机制性的放宽监管,并且要进行组织的转型。

简言之,如果我们想要引入计算机访问技术,如果在垂直的官僚性的体制里,随着官僚性的日益严重,只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这些是一些根据过去的经验得到的研究结果。在美国的企业当中也出现了实例,比如像一些生产计算机产品的美国企业,有一些是扁平化,有一些是垂直化,对于扁平化的企业而言,他们生产力是下降的,垂直体系结构他们反而有生产力的增加。

最重要的就是要转变组织的结构,新一代的像谷歌,脸谱等等这些公司,他们的核心都是联网,以及一个相对扁平化的组织结构,还有一点想和大家分享,我们知道工业增长的模式,包括工业经济都带来了全球生产力的增长,但是现在他的技术是一个新的企业,新的工厂,新的组装线,他们带来的大量标准化的生产,此外还有一种完全不同的生产方式,就是定制化的和具体需求相关的生产,他完全依靠市场信号来决定生产行为,在过去20年当中,企业纷纷进行了转型,在这方面我对中国企业的了解并不太多。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